化悲傷為力量的大愛哲學

錯誤已經造成,逝者已矣不可追,多多雖然離開了我,但是我知道牠在天上仍然默默地在祝福我並保佑我,看著我的一舉一動,看著我流淚,看著我上網搜尋AV女優,看著我入夢,而牠就在夢中陪我一起入睡。

米亞和貝拉也知道牠們的媽媽走了,跟我一起出門的時候,總是表現得特別乖和聽話,乖到讓我心疼、讓我難過。多多往生所躺的那個後車廂位置仍然沾滿滿血漬,米亞和貝拉會特意將那個位置空下來留給媽媽,兩隻狗兒擠在車廂的角落,水汪汪的眼睛仍然朝著那個方向發呆,或許多多的七魂六魄的某個部份還沒有完全離開吧!

只要一出門,我的目光總是會停留在那些流浪街頭的野狗身上,我希望多多不是投胎再度當一隻如同喪家犬般的野狗。我會多帶一包飼料在身上,看到那些在寒冬細雨中瑟縮在牆角發抖的流浪狗時,輕輕地將飼料放在牠們旁邊,然後默默地離開,並且祝福牠們能夠在冷冽的夜晚挺過去,等待明天早上溫暖的太陽將牠們叫醒。

一如往例,一大早起床之後,吃過了早餐,簡單地梳洗一番,我帶著米亞和貝拉到土城承天禪寺的山路健行運動。今年的桐花開得特別早,還不到五月的桐花季節,但是滿山遍野早已如同五月雪般的白色美麗世界。米亞和貝拉乖乖地走在我後面不敢超越,因為牠們知道只有媽媽多多可以走在主人我的前面。

突然間米亞和貝拉往右側的草叢邊衝過去,原本我只以為是樹上的松鼠下來撿果實,米亞和貝拉一時興起地想要與松鼠追逐嘻戲,因此我也不以為意,放任牠們去發洩抑鬱以久的過剩體力。不過一陣尖銳的哀鳴聲卻挑動了我敏感的神經,事情似乎不太對勁,該不會這兩隻狗兒誤踩了山上菜園主人所設的捕獸夾陷阱吧!

三步做兩步走飛也似地趕到如人一般高的草叢內,我看到了一隻骨瘦如柴的拉不拉多犬正躺在地上呻吟,牠的脖子上頭還戴有項圈,所以應該是被人帶到山上棄養的。

牠的身上有幾條血痕,應該是被人用棍棒所毆打所致,我研判大概是牠在山路上向登山客乞食,結果卻被人誤以為牠具有攻擊性,所以被人們用棍棒毒打一番。我不敢馬上靠近牠,蹲在距離牠約五步遠的地方溫柔地看著牠,牠的眼神充滿恐懼,不再對人類有任何信任,門牙外露且發出幾聲低沉的怒吼,我想牠是在警告我,不要逼牠狗急跳牆對我下毒手。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