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一直在我身邊,到現在我還深信不疑,當我脆弱無助的時分,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牠那溫熱的大舌頭在我臉上,用著湛藍的大眼珠看著我並且給我力量。

如果能夠的話,我想問問牠會不會恨我?會不會投胎來當我的女兒?是不是牠不想讓我看到牠老了病了的樣子,不想讓牠拖累我,所以用這樣的方式離開我?還是老天爺已經認為多多不需要再當一隻狗了,多多已經修成正果了,牠對我所奉獻出的所有無私的愛,早已讓多多有資格不再墮入畜生道無止盡地輪迴受苦了。

而我呢?或許該墮入畜生道的是我!

抱著骨灰壇,我來到了北海岸牠最喜歡的海邊,撒下第一把骨灰,因為我知道下次當我帶著米亞和貝拉來這邊的時候,多多也會在一旁嘻戲奔跑,並且一馬當先地衝入海中,將我遠遠拋出的球咬回來給我,沒有任何一條狗可以比得上多多,牠是無出其右的游泳高手。

從北海岸之後又接著駛向陽金公路,我回到了以前住在天母的時候,多多常來的磺溪密林深處,我跟牠專屬的秘密花園瀑布。當多多還是驍勇善戰的壯年之際,曾經陪著我從磺溪下游溯溪到上游源頭,當我的腳步踩空從岩石上滑落的危險當口,奮不顧身的多多拼命地逆流而游來救我。多多身上光滑柔順的毛髮,就是在這條磺溪的溫泉水滋潤之下,永遠顯得神采奕弈有光澤。於是我將三分之一的骨灰灑入磺溪中。

回到家了,多多,回到家了!我按照傳統習俗,捧著骨灰壇的同時,大聲提醒多多我們回家了,老婆在旁邊撐著黑色的雨傘,保護多多的魂魄。我走到了剛剛植栽的紫牡丹旁邊,拿起鏟子挖了個小洞,將剩餘的骨灰埋到樹下,希望每天都能幫多多澆澆水,看著這株樹能夠長出美麗的花朵。

牡丹是花中之王,而多多是所有我所看過的拉不拉多犬最漂亮、最獨一無二的一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dog 的頭像
fashiondog

酷狗 與 型男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