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岸金山鄉唯一的獸醫院就在往大武崙的方向,但是今天是星期天,會不會沒有開門呢?

多多的兩位狗女兒看著媽媽渾身是血,牠們知道出事了,兩姐妹倆靠著緊緊地,全身不停地發抖。我的太太抱著我那兩歲大的女兒小扉,小扉也知道多多現在痛痛、痛痛。

我以時速一百二的瘋狂飆速衝往獸醫院,我已經忘記闖了幾個紅燈和測速器,但是就在我看到獸醫院大門關閉的剎那,我的雙手和雙腳不知覺地變得冰冷,完了!

就在這時候,多多突然間站了起來,用盡生平最大的力量,牠用四隻腳站得好直、好高,就像以前那隻英勇聰明的小多多一樣,並且用著再也清澈漂亮不過的藍眼珠看著我,看著我太太和小扉,然後牠張開滿是鮮血的嘴巴,環顧四周再看看牠身邊的兩位女兒,仰天長嘯!

好長好長的一陣叫聲,我知道,多多向我們說再見道別了,多多要離開我們了!接著牠重重地倒下臥躺在血泊中,一動也不動,吐出牠那可愛的舌頭,那根曾經放肆地在我臉上亂舔且淌滿口水的舌頭,牠走了!

我不相信,我無法接受。我發狂似地加足油門,衝上北二高往內湖那間我熟悉的獸醫院,我知道醫生可以把牠救回來的。牠只是失血過多休克昏死過去,牠沒有死。一百八的速度在北二高,多多保佑我,我們全家並沒有遭遇不測,二十分鐘到了獸醫院,我哭著將牠抱下車,但是醫生在一分鐘過後告訴我,多多真的離開我了。

眼淚已乾,對於一個無法讓人饒恕的罪人來說,我沒有流淚的權力!我抬起頭來冷靜地看著醫生,詢問牠寵物靈骨塔火化的事宜,然後將多多的遺體抬到車上,送牠走往生命中最後的一程。

甚麼樣的業,甚麼樣的障,讓我今天來扮演一個劊子手,親手殺害我這輩子的最愛。全家剛剛搬到新別墅,為多多找了一個四十坪的院子讓牠養老,為牠挖了一個大水池讓牠沖涼,這一切對我來說還有何意義呢?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