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這本書曾經有這麼一段情節,當小王子遇到狐貍的時候,狐狸告訴小王子說一定要有耐心,不要想馬上接近我,因為狐狸需要好好地觀察你,這就是一段需要時間來證明的馴養過程。

所以我決定先把身上的衣物和毛巾脫下來,為牠在樹下的坑洞搭了一個暫時可以遮風避雨的小窩,然後把背包的所有乾糧和水壺放在牠的小窩旁,因為我知道牠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來養傷,目前還會待在這個地方,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每天上山來探望牠,帶給牠足夠的水和食物,並且重新贏得牠對於我的信任,之後再想想其它辦法來救牠。

第二天一大早我馬上用最快的腳程上山看牠,果然牠已經安靜滿足地躺在我為牠所準備的小窩中,身旁的飼料早已經一掃而空。我還是蹲在五步遠的距離看著牠,然後用著最輕柔的聲音叫牠「多多、多多」,多多是已經過世的狗媽媽名字,這也是我當下腦海中所閃過的唯一名字!

我不斷地呼喚著牠,讓牠熟悉我的聲音和我的味道,多多不只是一個用來思念的名詞而已,多多代表著是所有世間受苦受難的流浪犬的代名詞。眼前的多多不再用狐疑的敵意眼神看著我,我也悄悄地再往前靠一步,然後將背包內的飼料倒在牠的前方。「多多,趕快吃飽一點喔!馬上你就可以走路,身體就會健康起來」!說完後我便起身離開。

第三天我又來到山上的多多小窩,將飼料倒在牠前三步的距離,這次我沒有馬上離開,我就在草坡上席地而坐,拿起背包內的書本和準備好的一壺茶,我準備花一個早上的時間來跟牠相處。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背對著多多,不想給牠任何壓力,靜靜地享受我的太陽和那壺好茶,翻閱著小王子這本書,感受天地之大、動物之真、自然之美與人類的脆弱與渺小。一個小時過去了,我突然聽到草堆中有窸窣的聲音,轉過頭去,真的無法讓我置信的是,多多站起來了!多多後腿的傷口仍然有一條長長的血痕,不過大致上已經癒合,牠一跛一跛地緩緩走過來,然後坐在我的身邊,優雅地,不疾不徐地吃著我帶給牠的食物。

牠是一隻沒有結紮的公狗,身形十分健壯高大,不過兩側的肋骨如同奧茲維茲集中營的難民一樣,體重不到二十公斤吧!看牠的牙齒應該不超過兩歲,頭大臉方正,標準的拉不拉多模樣,髖關節的彎曲角度很正常,沒有任何近親交配的遺傳性疾病,一點都不誇張,多多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拉不拉多。

連續一個星期,我每天都會到山上去看多多,多多的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強壯健康,牠開始可以在小窩附近走動,不過對於登山客的走動還是非常戒慎恐懼,深怕那些可惡的人類對牠造成二次傷害。因為明後天要出差,所以我這次特別多帶了三天份的飼料給多多,希望牠不要餓著了,臨走前我依依不捨地看著牠,希望牠一定要多保重。

同時我的心中也盤算著該如何進一步幫助多多,因為多多每天待在這個山上也不是辦法,我必須替多多找一個家。其實這個問題我已經跟老婆提過很多次了,我很想把多多帶回家。但是我老婆已經好不容易撫平了因為失去狗媽媽的傷痛,所以她再三警告我,除了將米亞和貝拉好好撫養照顧之外,這輩子不准我再養任何一條狗,否則就是走上離婚這條絕路。當初我害死狗媽媽這件事情,老婆從來沒有怪過我,但是我知道現在和以後,切記切記!一定要懂得尊重她的想法,做人處事不要再一意孤行。先不急!我在心中告誡自己,等過兩天出差回來之後再想想辦法吧!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