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極右派及種族主義在法國談起
 
1972年所創立的法國國民陣線極右派聯盟(front national)倡導的就是此理論, 到如今在法國各選區已囊括了15%的選票了. 這個黨派所標榜的就是遏止外來移民, 重新確認一個以種族, 血緣, 土地為基礎的偉大法國優越性. 法國人優先,  反閃族猶太 ,反美國, 反世界主義(anti-cosmopolitisme)等.
 
 它的組織成員領導人包括有 : 阿爾及立亞及印度支那戰爭的老戰士(主張一個強大的法國), 天主教極端教義派(反依斯蘭 ,反閃族猶太), 南部普羅旺斯有錢有地有藍色血統(在法國把有貴族寫血統的人稱之為有藍色血液的人)的中產階級等(極右派在南部土倫馬賽附近區域票房極佳, 也因為地理上靠近北非回教國家的緣故, 這裡依斯蘭移民特別多)
 
根據歐盟反種族主義組織的一項調查, 有百分之三十的法國人直接承認他們不喜歡外國人. 但是奇怪的是, 我的法國朋友都沒有人會承認他們是種族主義者. 他們往往對我說:” 像您們中國人就很好, 兢兢業業, 不吵不鬧, 我們很喜歡您們 . 但是您看那些郊區的阿拉伯人, 一個比一個壞.
 
   剛開始, 我很沾沾自喜此種理論, 中國人名聲如此優良. 而且甚至我也自認為比那些阿拉伯人高了一等.(也就是說, 我把自己變得白了一點了) 不自覺的, 我也掉入了種族主義理論者詭弔的陷阱了---“文化性種族性的先驗決定論”. 這個理論可怕的地方在於, 它把一個民族的墮落與變質歸諸於他們種族與文化的劣根性. 例如: “美國黑人因為腦容量較小, 應付由白人出題的智力測驗成績較差, 所以他們社會競爭性差, 犯罪比率較高; 回教徒由於天性好鬥, 懶散成性, 所以好吃懶做惹事生非; 支那中國人的奴性太強, 需要把他們皇民化等…”
   …直到有一天我認識了一位塞內加爾的依斯蘭教朋友之後我才醒過來
    他的曾祖父及祖父曾經為法國打過世界大戰, 印度支那戰爭, 並雙雙戰死. 但法國人之後屁股拍拍一走, 屁都沒放一個. 他的爸爸在六零年代,法國最缺勞工的時候來這裡, 一天十四小時的苦幹領取微薄的工資, 幹了二十年, 也繳了二十年的稅, 最後還是回老家(在法國工作繳的稅是很重的, 因為您繳的稅中已經預支了您日後的退休金, 等於是國家替您存養老金. 但是法國政府聰明的一點是, 如果您是外國人, 如果日後您無法變成法國人, 那麼這些您繳的血汗錢日後就落入法國政府的口袋中了). 他告訴我, 從殖民時代開始一直到至今, 法國在非洲法語區國家所掘取的經濟利益以及所犯下的罪行, 是您無法想像的, 在歷史上也是被消音的. 德國對猶太人道過歉, 但法國曾為他們在殖民時代犯下的罪道過歉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dog 的頭像
fashiondog

酷狗 與 型男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