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堅持要知道我是個甚麼樣的傢伙,我可以告訴你,除了我之外,這世間沒有任何人可以一五一十地描述清楚我是甚麼樣的人。要是我還健康地活著,身上有點錢,名片上面有個可以嚇唬人的頭銜,對別人來說還有些利用價值的話,那麼,部份認識我的朋友可能會虛偽地說我是個還不錯的人。但是如果我現在因為外遇偷腥而被人贓俱獲,你老媽把我掃地出門,一文不值地流落在街頭的話,我猜應該沒有人會說他們曾經認識過我,或者是說跟我不太熟。
 
二OO八年的台灣是個很糟糕的年代,至少我是這麼認為,或許十年後你的年代更糟糕也說不定。不過,現在每個人早上所做的第一件事大概就是翻開蘋果日報,看看封面的偷拍八卦和猥褻照片,然後興奮地邁開腳步走進辦公室,跟身邊的同事加油添醋地討論一整天,關於這些讓人幸災樂禍的美好生活材料。「旁觀他人之痛苦」,這句話好像是美國記者蘇珊桑塔娜的一本書名吧!台灣人在「旁觀他人之痛苦」的同時,大概還可以暫時「掩飾自己的敗德與墮落」。

但是他們都忘記了一點,等到你跟朋友討論完別人的八卦之後,你跟朋友各自離開忙別的,這時候那些原本跟你是一國的朋友,卻開始討論起你這個人的是非耳語。真虛偽,真無聊,身邊的人們好像已經不知道在生活中找些甚麼更有趣的事情來做了!
 
所以呢!在你才滿六個月大的時候,我跟你媽跑來新店山上看了一棟美麗的社區別墅,你老媽一直夢想住在別墅,可以讓她圓夢的話,或許也能讓你媽避免有產後憂鬱症的問題。見到四十坪大的綠草如茵院子之後,我馬上心動了,換我開始做起白日夢,編織以後你跟狗兒在草地上奔跑追逐的快樂童年模樣,雖然打赤腳的你可能不小心會踩到我養的那幾隻超會大便的狗的狗屎,但是對於衛生習慣向來不好的我來說(你媽媽至少是這麼認為),這還算是生活中可以承受之臭,大概我還會去看看狗屎被你踩完的形狀,試著拼出幾組號碼去簽樂透也說不定。
 
「我們這個社區很優,住戶水準好高喔!想住別墅就該搬來這邊呀!而且價格又便宜喔!」

代銷中心的售屋小姐施展她的媚功,不停地向我遊說,我很納悶為何她們都要穿上窄裙和黑絲襪坐在你對面,說到後來,好像是要我買棟房子給她金屋藏嬌一樣。

「可是交通有點不便耶!而且……」

一向很好說話而且耳根軟的我(只有耳根是軟的而已,你老爸全身上下可都是硬的,硬漢是也),小姐一聽就知道,我的口氣聽起來就只是想找些問題嫌一下,然後試著殺個價,尋求物超所值的買東西白癡快感。

「放心,年底快速道路通車,明年捷運開工,後年會蓋新小學和中學……買到算你賺到,房價年年補漲……來喔來喔!快快快,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
 
就這樣,我們一家人搬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山上來了,講得是很好聽:「給小孩一個美麗快樂的童年,天天徜徉藍天與綠地!」對了,「藍天與綠地」這個口號是有學問的,建商怕得罪兩種不同政治立場的族群,所以廣告之中一定要有「藍」也有「綠」,誰叫二零零八年是個政治噪鬱的瘋狂年代呢!還有請你要注意一點,就是千萬不要相信售屋小姐的話,當你付完錢簽約買房之後,她所說的話和開過的芭樂支票可能都不會兌現。

話雖如此,這個社區這的很漂亮,家家戶戶都有大庭院,而且透明的落地窗如果忘記拉上窗簾的話,每個人都可以看到鄰居洗澡的裸體模樣。當然你老爸沒有這個無聊的偷窺嗜好,因為我比較偏好洗澡時拉開窗簾讓別人來欣賞,畢竟你老爸的肌肉比較有看頭也不傷眼。沒錯,聰明的孩子,你應該猜到我要說甚麼了!這篇文開始有重點了,好像真要寫些甚麼大道理了,對不對?每次當我在嘻笑怒罵的時候,別人笑你老爸很輕浮或者是遊戲人間、玩世不恭,你總是懂得我的笑臉背後隱藏著某種深刻的人生哲理與體悟。

這是個沒有隱私權的社區,其實就跟台北市的大樓住宅一樣,不同的是,大樓社區的人們可以堂而皇之地板著臉進進出出、過自己的生活,但是這邊幾乎每個人卻都帶著善意的笑臉迎向你。記住,長大後你一定要特別小心,留意這些帶著過度笑意走向你、親近你的人。

通常他們會先從你家的花園找話題談起,虛假地稱讚某株該死不知名的花草樹木長得好漂亮,眼睛同時卻賊溜溜地打量你開的車是不是雙B,家中的擺設是不是不小心透露出你所屬的階級與地位,然後在腦中迅速地評估算計與你交往的好處及附加利益價值,如果發現這筆投資可以做的話,最後便會用著熱情好客的口吻邀請你到他家坐坐或者是烤個肉。

這就是投資,交朋友竟然成為一項投資!講得很好聽叫做「人脈存摺」,講難聽一點就是「吹噓唬爛」!每個人將畢生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成就拿來這個社區展示和炫耀,告訴大家他們熱愛大自然的品味與住在市區的人有所區隔不同,事業有成之後想退隱田野之類的屁話,但是其實平常他們在公司只是任人差遣的可憐蟲,也可能只是想把外遇成癮的老公關在山上才得以避免家庭破碎……各種狗屁倒灶、光怪陸離的事情,就在你還只會唱「妹妹背著洋娃娃」的時候都發生了。

    全站熱搜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