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傳奇之…野狗追逐記
不行!絕對不能就這樣讓牠們自暴自棄,必須想個法子讓牠們學會紀律。但光只是每天對這群狗大喊大叫、甚至採用暴力的體罰方式,或許並沒有太大的用處,搞不好講究愛的教育的「狗本基金會」,還會把我這位使用暴力的主人的照片,刊登在各大媒體上,以供大家集體唾棄。所以我便想到了大禹治水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狗性如洪水般,只宜疏導,不宜防堵!」頓時間讓我恍然大悟也開了竅,咦!我家後面不是第六公墓嗎?後面山頭大概有二三十隻野狗流竄打游擊,據傳這些狗狗應該都是日據時代抗日前輩帶到山上的忠狗的後代,所以十分驍勇善戰,何不讓我帶著三隻狗狗上山,好好地追追野狗跑到爽呢?
 
這個計畫當然有其危險性,因為我不知道家中這三隻寶貝狗兒,多多、米亞和貝拉,是否會陷入野狗群的口袋戰術包圍中,不慎被咬傷,甚至更嚴重的是因此英勇戰死沙場。不過後來我換個角度想想,這三隻狗與其鬱鬱寡歡、不得其志地在人類的車水馬龍世界中過一生,倒不如披掛上陣轟轟烈烈打一場光榮戰役,寧願馬革裹屍而贏得一世英名,也不要茍且偷生在我每天的咒罵聲中。而且讓這些野狗挫挫牠們的銳氣也好,免得這三隻狗以為在鄉里之間可以追遍天下無敵手,一定要讓牠們知道天外有天、狗外有狗。套句兒童教育心理學的觀點來看,就是要培養狗狗的受挫力。
 
為了安全起見,首先我必須擔任狗前足的斥堠工作,自己單獨騎摩托車到山上觀察一下敵我狀況。基本上,這些野狗一看到我騎著轟隆隆的摩托車上山,馬上就機警地閃開,因為野狗其實最怕人,尤其是邊騎車邊向牠們丟石頭的人(我事先準備了一些石頭防身)。慢慢地我觀察到其中有一隻條紋虎斑色的公野狗應該是狗王,體態十分輕盈、眼神非常銳利、直挺挺的鐮刀尾帶著一股騰騰殺氣。另外其它有幾隻是已經不知道懷孕過幾次的老母狗,以及一些大概六七個月大的小狗崽子。
 
連續騎了幾次車子上山之後,這些野狗也慢慢地熟悉我的出現,並且對我投以某種程度的尊敬之意,因此我認為時候已經到了。話說我將三隻狗先綁好,然後緩緩地騎車牽著牠們上山,到了山路入口處,已經沒有來往車輛的時候,車速略為加快,以口號命令這三隻狗在側隨行。
 
目標物出現了!前方看到虎斑犬與二隻母狗,我的三隻拉拉已經蓄勢待發地準備暴衝了。不過此時我立刻將狗繩拉緊,訓誡牠們知道,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發動攻勢,以免牠們發生危險。畢竟之前我已經對於野狗的習性做了一番研究,這些野狗最怕先聲奪人的敵人衝過來,只要對方的氣勢夠驚人,通常野狗都會夾著尾巴潰逃。所以我決定讓我家三隻拉拉與我一起行動。
待我安撫好那三隻寶貝後,我輕輕地將狗繩解開,然後我加足油門,發出印地安人般的可怕吶喊,大叫一聲Go的衝鋒命令,一人三狗馬上群起以百米速度追趕獵物。哇!只見塵土飛揚、殺聲四起,我家三隻狗狗的身形畢竟是夠嚇人的了,加上步伐十分整齊地團結一致行動,這群野狗怎敢跟牠們正面交手,不到三十秒鐘,野狗全部撤退到山中密林處,完全不見蹤跡。
 
古人說過:「窮寇莫追、狗急會跳牆!」只見野狗乖乖讓出地盤,我馬上大聲呼喊三隻拉拉回到我身邊,見好就收嘛!三隻拉拉氣喘喘地回來後,帶著戰勝者的得意笑容看著我,我也當然二話不說拿出狗餅乾來犒賞牠們的英勇。這下你們三個寶貝可追得過癮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dog 的頭像
fashiondog

酷狗 與 型男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