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極右派及種族主義在法國談起
 
今天的法國, 也開始有了它們頭痛的失業與貧窮問題, 箭頭於是又指到我們頭上來了. 今天法國人口口聲聲要遏止移民, 要重新找回純正印歐民族法國人的身份地位. 告訴您, 在當初三零年代的義大利法西斯黨與希特勒國社黨喊的也是這種口號, 面對的也是同樣的失業問題, 而且每個人也都不會直接承認他是種族主義者, 因為他們的口號都是標榜著捍衛”所謂不同”的權力(protect the right of difference). 也就是說, 事實上, 其實是白種人受其他民族壓迫的 如果再不捍衛我們白種人的所謂”不同”的話, 再不維持我們的生存空間espace vitale的話, 我們將出現危機.)
 
今天法國的種族主義者針對的大都是境內兩三百萬的回教北非移民, 這牽涉到歷史問題. 因為從中世紀以來, 為了與回教徒搶奪聖地耶路撒冷所引發的十字軍東征, 代表了依斯蘭文明是基督教文明長久以來最直接的威脅. 但是您們中國人也別沾沾自喜, 一旦西方人又開始覺得您們成為他們直接的威脅後, 例如匈奴王阿提拉時代西方人對黃種人的恐懼, 一直到十九世紀德國皇帝Guillaume二世所提倡的黃禍論, 您們也會感受到這種種族主義理論的毒害了.
 
聽完他的話後, 每次走在飄’揚著象徵著自由,平等,博愛,藍.白.紅三色旗的土地上, 心中總是百感交集. 心中常常會浮現在台灣的一些景像畫面. 例如選舉時種族族群的紛爭, 捍衛台灣人外省豬滾回去等的口號, 因為不會講台語就被視為不認同台灣(就像我在法國講法文有亞洲口音而且不完全流利,而在課堂上被視為較低等一樣----語言上的種族主義), 試著找出各種證據來證明河洛閩南人的優越性(在某些台語名嘴主持的節目中屢見不鮮) .
 
 身為一個道地中部農村子弟閩南人的我【根據我長久以來的追蹤考證,雖然我的祖先是道地的閔南人,但我懷疑我本身具有平埔族原住民血統,客家籍血統,甚至是唐代中原地區黃巾賊黃巢的後裔】 , 過去也曾經掉入一些捍衛台灣人身份的種族主義迷思的陷阱而不自知. 我  也曾義正言辭慷慨激昂的為自己身為多數派的台灣人身份, 而去把歷史所有的罪怪諸到外省人身上. 也曾經刻板的認為客家人就是小氣, 山地人就是愛喝酒,甚至認為家裡的菲傭比較窮,就可以任我們台灣人任意使喚.
 
   種族主義的幽靈是無所不在的, 有時它會伴隨著受難經驗感(victimization)而來(例如被壓迫的台灣人), 有時它又伴隨著優越感而來(台灣的多金大戶橫行大陸,東南亞). 而當我們被這種集體煽動性的生存危機感挑起人與人之間的恨的時候,  想要再撲滅它, 往往很難.
 
  人類往往是健忘的, 吸取往日教訓的能力很差. 奧茲維玆猶太人集中營每年的紀念儀式年年有, 但是, 科索夫回教徒的被極體屠殺這種事情, 在報紙上的頭條人人仍然天天找的到. 也許, 應該為人性集體的沉淪墮落而哀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dog 的頭像
fashiondog

酷狗 與 型男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