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氣低迷的法國社會

最近法國社會不大景氣,失業下岡在路邊要錢的人愈來愈多,每次上下地鐵時總是要經過一大群遊民, 有時被囉唆的煩了, 便跟他們說:「您窮我也窮,亞洲金融危機搞得我們要鬧革命了,搞不好明天我就跟您一起來要錢了。」

Michel  Wieviorka 這位研究新納粹種族主義的學者曾說過:「當一個國家在經濟社會層面開始出現困難的時候,民眾就會把這些問歸咎到某些族群身上,也就是會開始找尋所謂的代罪羔羊。」舉兩個例子來說吧:一是東西德統一後,東德人面對了嚴重的失業問題,而兩百萬的土耳其外籍勞工往往成了種族主義眼中的代罪羔羊。二是近來法國極右派種族主義的論調極為甚囂塵上,法國人優先的論調大行其道。

在法國申辦過學生簽證的人都知道,行政手續的複雜與刁難,直把我們這些歐盟以外國家的人都當賊看。比起傳統的「生物性種族主義者(racisme biologique and physique)」好一點的是,法國人對黑人的接受程度較高(基本上黑人能歌善舞,運動表現優異,例如某次世界盃,法國隊就是靠幾位外來移民而得冠的)。

但是法國人往往具備兩種由於優越感而演變成種族主義的心態而不自知(
語言上與文化上的雙重種族歧視)、他們很容易把在法國境內,法語能力不好的外國人視為較低等。
他們不屑講英語,甚至把講法語的人也分為好幾個等級,例如滿口蹩腳非洲法語的黑人。至於文化上的歧視則較為複雜,因為這牽涉到伊斯蘭教與基督教文明的新仇舊恨,與印度支那越南的殖民歷史。基本上這兩種心態都是西方世界自啟蒙時代以後所抱著征服統治者的優越而形成。

撇開這些不談,其實這裡的生活還不賴。一個月兩千法郎的房租(當時法郎與台幣約一比五點五),法國政府事後還會補助我一千法郎,而大學學費一學期也只要八百法郎。我所居住在法國南部的一個中小型的城市,(Montpellier,位於Marseille左邊海岸線約二小時車程的地方)物價又特別便宜,加上平時我常搭乘霸王車(根據我長期觀察的發現,市內公共汽車時只要避開尖峰時間,一般都不會有查票員上車查票。
因為在法國司機只負責開車,不會管您有沒有票。因此說來慚愧,在法國一年多我只買了不到十次的票)。一個月的所有開銷加起來,只要大約一萬塊台幣就綽綽有餘,跟台北比起來算是便宜多了。

而且在這個連狗活著都會覺的趾高氣揚,亂有尊嚴一把的國家。如何使自己生活的更舒適與安逸,更是全民運動所追求的一致目標。
對我們這些長期生活在充滿壓力與競爭的國度的人來說,如果人世間真有天堂真有黃金國樂園的話,這裡應該就是了。

@ 但是 , 我一點都不想留下來

是的,我曾經不只一次的想過,留在這裡多好。一個出門看到任何陌生人都會道早安晚安的國家;一個電視新聞中,只會報導如何保護小孩免受傷害,如何鼓勵藝文活動,而沒有暴力血腥的國家;一個冬天可以去阿爾卑斯山滑雪,夏天可以到蔚藍海岸渡假的國家;一個只要台幣三百萬就可以買到台北天母區有游泳池別墅級的國家;一個一星期工作不能超過三十五個小時,失業有救濟金的國家;一個…………


但是,經過了這兩年的生活,如果有法國人再問我:「您要繼續留下來嗎?」我的答案還是那個字:「 pourquoi?(為什麼?)」

不錯,您們的國家,每個人每天都不停地道早安、午安、晚安、睡覺安,但是遺憾的是,我看不到您們的臉上是帶著喜悅誠懇真誠的笑容來說它,甚至連眼神的交會也沒有。

在我的故鄉台灣,我們不興您們這一套,看到別人時我們或許只會目訥靦腆的點頭一笑,但其中多了一點誠懇與實在。

不錯,我們的電視新聞充滿了暴力犯罪聳動媚俗化,但這只是媒體開放百家爭鳴後的過度脫序現象。在法國您們有嚴格的廣播電視法把關,報喜不報憂,粉飾法國社會的太平不失為維持一個歌舞昇平的好方法;不錯,臺灣放假時大家只能一起聚在高速公路這個大停車場一起咒罵,但是週休二日的實施,休閒生活精緻化的提倡,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也能如法蘭西民族般的附庸風雅,拿著高腳杯在草地上野餐。

不錯,現在的臺灣年輕人競競業業,東摳西存的拼了一輩子,或許也買不到一棟有游泳池的別墅。但是住在灰濛暗澹台北天空下的年輕上班族們,生命永遠充滿拼勁與希望,因為與生活搏鬥的動力與頑強,正是塑造出台灣島嶼外向性格之永不屈服特性所在。而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希望台灣也能步向法國二十多年前所實施的 decentralisation 制度(由政府大力介入,人口產業由巴黎平均分散到各省份的措施),使年輕人不用在台北忍受高房價高物價的生活。

不錯,雖然台灣每個禮拜工作都還要四十個小時(法國每週只要上班三十五個小時),失業還要想辦法開計程車擺地攤養一家人,但是我相信社會福利制度的實施,以及貧富懸殊的問題,將在民眾自覺意識的抬頭下,成為臺灣政府未來的主要當務課題……

我必須嚴正地告訴所有我的法國朋友,您們放心,讀完書之後,我不會,也不想留下來….

1999年  法國隨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dog 的頭像
fashiondog

酷狗 與 型男

fashio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鳥
  • Dear 大叔:

    於此,我心有戚戚焉!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個超級資優生。交大研究所畢業,台積電前資深工程師,當大家還在摸索<網路>所帶來的便利時,他就已經在從事網路商業的行動了。

    他想為生活帶來點不同的丰采與體驗,於是,辭去台積電優厚薪資的工作,跑去法國當傭兵。因為他的能力,在那種環境中,甚且升到中士職務;以一個亞洲人來說,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甚且,他還架了個網站,以他的經驗,指導有意到法國當傭兵的泛中國人,能先了解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擔任傭兵,以及法國外籍傭兵到底在幹些什麼:http://www.ffl.info/


    他待人誠懇,處事有目共睹。去年,他在休假期間,搭乘遊艇還是風帆出海,失蹤至今。我們非常惋惜這麼一個人物的隕落。

    我對法國的印象,大約就是大革命,巴黎公社,巴爾札克,卡謬,國際歌及拉威爾德布西。
    喔,當然還多了項環法自由車大賽;這號稱是<人類在地球上僅靠簡單機械以及自身體能,在一定時間內移動最大距離的比賽喔!>現在正在比賽,在中華電信的MOD以及衛視體育台,都可以看得見喔!


  • mysmalllamb
  • 十年後, 沒有decentralize, 倒是北台都會區與新竹-台北科技走廊形成了... 不知大叔有沒有什麼感慨